首页 > 学习资料 > 思政学习 > 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建构研究

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建构研究

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建构研究
——基于符号互动理论视角
孟庆宁 王孙德
摘  要: 在思想政治教育中,施教者和受教者能否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所遇到的各种符号的意义, 是教育双方完成“教育”环节的重要条件。辅导员能否设身处地体验、理解大学生所处的生活世界、调动大学生们的主体积极性、使得符号信息得以有效传递,进一步形成双方知识的共享、情感的共鸣、意义的生成和精神的觉醒,这要求辅导员运用各种有效的互动沟通策略、把由内到外和由外到内双向互逆的教育过程内在地统一起来,形成良性的互动关系。
关键词: 符号互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
一、符号互动理论的主要内容
美国人乔治·赫伯特米德,最早对人类互动中的意义进行系统研究的学者之一。他发现人类在日常生活中,总是不断地学习由社会建构并由大家共享的象征意义,同时,人类还相互交流这些意义。按照米德的观点,人类互动是基于有意义的符号之上的一种行动过程。[1] 米德的学生布鲁默对老师的思想进行提炼和发展,将符号互动理论进行了概括,他提出了共享定义,即在进行多数日常活动时,不仅是对语言及其他具体符号,而且还包括日常社会情景。共享意义,或者说“情境定义”是在无意识当中领会的。关于这个定义的共识是人们互动得以进行的关键。[2]戈夫曼进一步阐释和拓展了符号互动理论的中心思想,提出了著名的“拟剧论”他认为人类互动的最重要特征就是印象管理和自我呈现,为了使他人按照我们的愿望看待自己而在他人面前展示自我的努力。[3]符号互动理论的主要观点认为,人类互动主要使用的符号是语言符号和各种各样的非语言符号, 符号的意义是暗含的,依赖于互动者对它的理解与解释,人的心灵、自我和社会是人际符号互动的过程。
二、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现状
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是指辅导员与大学生以话语、符号信息等为媒介,通过情感沟通以及双向互动,形成对思想、道德、品性、操守等德育内容的共识与理解,使得大学生养成符合社会所预期的思想道德和社会实践能力。辅导员与大学生的最佳互动方式是通过良好的互动沟通让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内化于心并付诸于行动。但是,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关系中往往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课题组通过问卷调查和个体访谈发现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的互动存在着如下的问题: 
(一)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缺乏相互认同、无法形成良性互动
辅导员是高校学生工作的主要力量,处于思想政治教育的最前沿,负责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学习、生活等方面的指导工作,是对学生的了解最多和最深的老师,是学生有问题会及时求助的老师。但在调查中发现,21.35%的大学生从来不与辅导员沟通,53.4%的大学生有烦恼心事不会选择向辅导员倾诉,辅导员与大学生们接触较少、师生之间缺乏了解、没有形成积极的认同,从而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关系疏远、冷淡,没有形成良性互动。
(二)生活世界的差异使得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沟通信息不对称
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的互动沟通,是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的重要环节和手段。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如何沟通,沟通的成效如何,决定着双方关系的程度,辅导员的成人、教育者的生活世界与大学生的准成人、受教育者的生活世界迥异制约着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理解、沟通的效果。根据个体访谈发现: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的沟通存在许多问题和障碍,具体表现为辅导员和大学生可能就某一问题的看法、理解、处理方式和方法存在很大不同,易出现矛盾。
(三)单向度的沟通使得辅导员与大学生的互动处于浅层次沟通
辅导员与大学生沟通过程中,本应是相互之间的双向信息的输入和输出,但通过调查发现,辅导员通常会以成人、教育者的姿态出现,以年龄、阅历的优势一味地从自己的知识经验出发对学生进行灌输教育,缺乏深层次的了解,沟通内容局限于表面,不注意调动学生输出信息的积极性,学生只是被动的接受信息,相互之间难以形成双向的互动,单向度的沟通难以深入到大学生们的生活世界,无法把握大学生们的真情实感,对他们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不能感同身受,对他们进行的教育引导也难以达到理想效果。
(四)沟通渠道的不畅使符号信息无法真正传递
根据调查发现,在信息时代来临的时代,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沟通方式经常采用年级会、班会、班干部传达、qq群通知等方式、缺少个体对个体的直接沟通和缺乏新型有效的沟通形式,信息在传输的过程中造成能量的迅速衰减,信息从信息源到接收者处,往往饱含深意的信息已经转变成一句干瘪的通知,无法在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之间真正产生符号信息传递的作用。
三、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现状的成因
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关系现状,主要是未形成良好的沟通情景,不能积极调动大学生互动沟通的主体意识,互动双方的信息符号化和符号解读过程中不顺利、不准确,沟通渠道不畅通。
(一)沟通情境问题易成为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中沟通障碍
沟通情境是指辅导员和大学生互动沟通过程中内在和外在的情景、综合环境的状态。情境与互动沟通息息相关,离开特定情境的互动沟通是不存在的。辅导员与大学生沟通总是在一定的情境下进行的,情境能对沟通产生重大的影响,对情境的认识足够重视,就会事半功倍,重视不够,就会错失良机或者“火上加油”,给沟通带来外置型的障碍。
(二)大学生主体性意识的缺失,易形成单向度的互动关系
在中国传统教育环境的长期影响下,师生关系往往就是处于这样一种“我教你学”、“我说你听”的分离状态,很难形成一种双向互动的沟通与意义建构:一方面,辅导员不了解学生的真正想法和内在需求,另一方面,学生不理解辅导员所讲授的目的和意义。真正的互动关系,不是一方面的“独角戏”,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中,辅导员与大学生均是互动关系的主体,在互动沟通的过程中只考虑自己的目的与感受,而无视对方的诉求与反应,令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互动关系极易出现单向度沟通模式,难以达到理想的互动关系。
(三)互动双方的沟通渠道不畅影响互动关系
因为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矛盾也是非对抗性的,所以最常见、最主要的互动沟通障碍除了沟通理念以外就是沟通渠道是否畅通的问题,信息传递方式选择不当,信息在传递中的转化率,不必要的损失就会增多,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能够准确传达信息到对方就较难,分歧和误解均可能在互动关系中出现。
(四)生活世界的理解影响互动双方对符号运用和解读
互动关系是一个过程而不仅是一个结果,从符号理论来看,所有的互动沟通信息都是由语言和非语言两种符号构成,互动沟通过程是信息符号化、符号解读化的过程。[4]辅导员和大学生的意图和情感只有在其表现为符号并被对方准确解读时才能使信息得以交流,互动沟通得以实现。信息符号化和符号解读化的过程是否顺利、准确,这就涉及到是否理解对方生活世界的问题。如玩网游“魔兽世界”的大学生们经常提起的“烹饪大餐”,不关注网游的人可能不了解这个词代表的意义,其实这是游戏玩家下线后招呼大家去吃饭,不能理解他者的生活世界,与他者的相互沟通更无从谈起。
四、符号互动理论视角下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的建构实践路径
(一)建构良好的互动“情境”,是形成良好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外在条件
辅导员和大学生良好的互动沟通是一个桥梁,可以让师生双方减轻心理包袱,在融洽的社会关系中互惠共赢。教育的“服务”属性,是让人们看到教育平易近人,充满人性关怀的特点,一种高品位的吸引让每一个人都愿意并可以参与其中。互动沟通的情境是可以预先创建的,沟通的时间、场所、距离都是可以调整可选择的,沟通的时间可以选在学生比较轻松的课后,场所可以选择在运动场、宿舍等非正式办公室场合,这样学生的状态比较轻松、也不容易紧张,更容易走进学生们的生活、情感世界,拉进师生之间的距离,取得有效的互动沟通,形成良好的师生关系。
(二)关注大学生群体文化,了解符号信息在该群体生活世界中被赋予的意义
在辅导员与大学生群体互动过程中,作为互动中更具主动性的辅导员就要更多的关注大学生群体中的亚文化、流行文化,尽可能地掌握大学生群体中有别于成人群体的符号和对符号的意义生成与解释方式,比如学生中流行的口头禅、网络用语等,通过对大学生群体文化的积极关注,有助于了解大学生群体生活世界中赋予不同事物的不同意义,以便对“我们的生活世界”背景下的“他者的”生活世界理解并加以确定,从而尽可能地使相互不同的语境解释达成一致,有利于辅导员于大学生之间的良性沟通互动。
(三)有效运用“语言”和“非语言”符号信息,形成良好师生关系认同
语言和“非语言”符号信息均是沟通信息传递的重要媒介,语言的有效性和表情、姿势等非语言符号信息同样为良好互动关系的形成提供重要保障。在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互动关系中,一句关切的语言可以表达师生间良好的互动,一个善意温暖的微笑可能胜过千言万语,同样,对受伤学生一个搀扶的动作也更能体现辅导员对他的关心,非语言艺术的巧妙运用,有时能起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作用,也往往会使沟通信息更贴近实际,更具有吸引力和说服力,使对方接受或认同。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沟通语言的有效性要建立在对话层面上,但是互动的深层交流是来自辅导员倾听学生的心声,双方内心真诚的交流,在享受信息交流过程中的快乐和愉悦,形成良好的关系认同。
(四)正确选择沟通渠道,为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良性互动关系形成提供保障
沟通渠道是指辅导员与大学生沟通信息传递的途径和方式,是互动沟通必要平台,主要是保证携带有意义的信息顺利地、完整地、准确地传递给大学生。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沟通渠道可以采用面对面的直接沟通(办公室面谈、寝室面谈、课外活动)和借助其它平台的间接沟通(如短信、微博、电话、飞信、博客、qq留言、电子邮件、第三人转告等实现)。信息传递方式的正确选择,有利于提高信息在传递中的转化率,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信息能够准确传达对方,减少分歧和误解,为良性互动关系形成提供必要保障。
(五)主体的积极沟通,是形成辅导员与大学生良性互动关系中必要条件
“判断一种社会行为是不是沟通行为,主要取决于行为者所用的协调方式”,如果只是为满足自己的愿望目的而不顾对方的意愿强制对方妥协让步的,就不是真正的互动沟通。[5]对他人言论要耐心地倾听,有同理心、共情心、理解、接纳他人的意见。只有让沟通者感受到彼此皆为互动主体,且作为主体的互动具有逻辑性或是有效性时,辅导员与大学生师生之间才会依据一定的规则达成协调,形成良性互动关系。
(六)“意义建构”是师生良性互动关系形成的核心
辅导员与大学生互动沟通具有不同于一般的人际沟通的特定属性,是一种教育沟通。它的本质在于意义建构。如果没有意义,所有的互动交流都变得无味,所有的交往、互动行为都变成重复做无用功。辅导员与大学生的相互沟通目的并非仅仅是为了符号信息的读取,更重要的是使这符号些信息能够生成新的意义,从而使大学生的思想和实践行为都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提高他们改造世界、建构社会的能力。
辅导员与大学生之间良性的师生互动关系,是推心置腹地讨论、共享、分析、探讨、合作、共情的结果,是在思想、情绪交流的开放、愉悦的氛围中,彼此之间形成的深入性互识及达成的意义理解上的共鸣,最终实现真理解和意义建构。
参考文献
[1]戴维·波普诺.社会学[M].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118.78.
[2]乔治·瑞泽尔,谢立中等译:后现代社会理论[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3(P110).
[3]乔治·H·米德.心灵、自我与社会[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37.60.
[4]戴维·伊斯顿.政治生活的系统分析[M].华夏出版社,1999,1:101.
[5]任丽涛.符号互动理论的局限性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6年硕士学位论文.
[6]尤尔根·哈贝马斯交往行为理论:行为合理性与社会合理化[M].曹卫东,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95,100.
[7]聂可.课堂教学之符号意义的生成——起于“符号互动论”的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2007年硕士学位论文.

热门新闻